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2679|回复: 2
收起左侧

漫談「緬華大事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3 20:0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德基 于 2015-12-13 20:10 编辑

IMG20151212164220 (2).jpg
漫談「緬華大事記」
林德基


「大事記」具有簡史的作用。它為人們提供輪廓性的歷史材料,研究者可由「大事記」記述,取得真實的第一手史料。上世紀一百年間,緬甸華僑篳路藍縷,歷經反清革命、抗日戰爭、國共內戰、軍人統治到民主開放的生活軌跡,驚心動魄,有不少愛國事蹟和感人的史料;經過熱心人士彙集整理,留存了「緬甸華僑大事記」珍貴歷史資料,後人得以通過許多重大事件的記述,探索華人在緬甸各時期的發展概貌和成就。
2002年三月,七十餘歲的緬甸華僑馮勵冬先生,就依據他搜集到的「緬華大事記」資料和個人親歷,編著出版《緬華百年史話》,書中附錄幾種「緬華大事記」資料。仰光市「緬甸華僑圖書館」館藏幾本華僑社團出版的年刊或紀念特刊,也有零星的大事記載,可供後人研究緬甸華僑史與瞭解緬甸查閱參考。遺憾的是,1966年以後,緬甸華文學校教育與報刊出版遭軍政府關閉,大批華僑遷離僑居地,大事記述難以為繼,有了斷層。
《緬華百年史話》附錄的「緬華大事記」資料,計有〈緬甸華僑革命史(1901~1912)〉、〈緬甸華僑興商總會會務紀要搞錄(1911~1936)〉、〈 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五種。當年整理彙編「緬華大事記」的主要有徐贊周、陳孝奇、黃綽卿、馮淇船,以及興商會、緬甸華僑服務社等社團。
從中華民國三十七(1948)年〈緬華大事輯要〉說起
「大事記」是對已往的事件、活動進行選錄記述,是歷史長河中浪花的彙集,能為讀者勾勒事件清晰的發展輪廓。民國三十八(1949)年元月,緬甸仰光市的「緬甸華僑服務社」編印出版一本《三十八年度緬甸華僑僑運年刊(1948~1949)》,記錄了中華民國對日抗戰結束後,華僑在緬甸創業、創辦、或復辦社團學校資料和人事動態,更以中華民國三十七(1948)年〈緬華大事輯要〉,記述了這一年緬甸華僑社會的各種活動情況,留存了中華民國與緬甸外交關係中斷前的最後往來史料。
民國三十七(1948)年這一年,緬甸正式脫離英國獨立,中華民國派特使葉公超先生到仰光祝賀,緬甸政府將獨立後的第一面緬甸國旗獻給中華民國政府,兩國互派大使,關係處於最佳融洽期;但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在民國三十八年十月一日中共於北京建立政權後生變。當年雙方交往情形,已成陳跡,幸好有《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詳實的記述留存,讓後人得以回到六十七年前的「歷史現場」。
這本年刊,原名《仰光華僑社團商號目錄》,曾於民國三十六(1947)、三十七年(1948)年度出版兩期,因戰後僑胞復業已漸就緒,三十八年編者將仰光各僑商號地址,暫停刊載,增加全緬各地僑運狀況,改名為《三十八年度緬甸華僑僑運年刊(1948~1949)》,由陳孝奇、周志昌、陳斗南編纂,民國三十八(1949)年元月出版。十個月後的十月一日中共建國,緬甸政府立即承認,中華民國駐緬甸大使變節投靠,年刊內的「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所記述資料,有助檢索華僑當年在風雨飄搖中對政治信仰的不同選擇,彌足珍貴。這本已絕版年刊收藏於仰光市「緬甸華僑圖書館」。
〈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後來併入陳孝奇先生的《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內,文字有增刪;其中記述的緬甸慶祝獨立活動以及中華民國與緬甸交往的幾則大事,可以讓讀者瞭解當年華僑是如何興高采烈慶祝緬甸擺脫英國殖民統治,以及中華民國駐緬甸大使變節經過,現摘錄民國三十七年一月至三月間相關事件記事,回顧當年場景:
一月一日:緬甸華僑各界於本日上午九時,假座仰光華僑門市同業公會內舉行歡迎我國參加緬甸獨立典禮之葉特使公超大會。(另《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記述,葉公超先生當時是中華民國外交次長,由政府指派為「慶賀緬甸獨立」特使,駐仰光總事許紹昌為副使,他與隨員乘專機於民國三十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六時抵仰光)
中國國民黨駐緬甸總支部紀念中華民國成立三十七週年元旦,慶祝行憲並歡迎葉特使公超、歡送緬甸駐華大使宇敏登等,在該部禮堂舉行盛大茶會。
一月二日:英國特派皇家巡洋艦「巴敏漢」號抵仰光,準備於緬甸獨立之日迎接緬督返英,該艦並於今明兩日下午二時至五時開放,以供市民參觀。
一月三日,緬甸獨立籌備會規定休業慶祝五天,其日程排定如次:本日舉行大掃除,四日慶祝獨立典禮,五至七日舉行狂歡三天。
緬中文化協會本晚假座本市謬馬中學設宴歡迎葉特使公超及歡送緬駐華大使宇敏登氏。
一月四日,緬甸民眾集會慶祝獨立(本晨四時二十分在曼屠拉公園舉行升旗典禮,八時半外僑參加市民集會,於市長宣讀獨立宣言之後,首相即舉行獨立紀念碑奠基禮)。
緬甸四日宣布正式獨立為聯邦共和國,舉行典禮程序依序為:升旗典禮、接受政權典禮、緬督離緬典禮、臨時國會開幕典禮、法官就職典禮、軍權移交典禮。
緬甸華僑各界事前組織之「慶祝緬甸獨立籌備會」募款萬盾以補助當地慶祝會費用,並議決自今日起休業四天,升旗,結綵,燃燈,佈施等,早晨並列隊歡送緬督離仰,並參加市民集會,事屬創舉,僑生尤感興奮。
一月五日,本市華商商會等十僑團,本晚假座明園舉行雞尾酒會,歡宴葉特使公超、緬甸駐華大使宇敏登暨當地政要,本埠聞僑參加者達四百餘人,感情至為歡洽。
一月八日,葉特使公超本早乘專機返國,緬政府以獨立之晨在秘書廳所行升旗典禮之第一面緬甸國旗,購與我國,作為歷史性的留念。(緬甸獨立前使用的孔雀旗於四日降下,新國旗為六顆星的紅藍白三色,與中華民國青天白日紅國旗相似,遠遠望去很容易誤認)。 
一月二十日,緬甸駐華首任大使宇敏登今晨飛港,轉往南京履新。
二月二十三日,我國首任駐緬大使涂允檀博士,乘「空中霸王號」之中航機,於下午三時半抵仰光,逕赴英耶路三十六號(INYA ROAD離市五英里)大使館休息。
三月三日,涂大使本午向緬總統 呈遞國書,下午二時招待中外記者 (另《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記述,涂大使於民國三十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午後二時,致電周恩來表示「使館全體同仁接受中央人民政府領導」)。
三月八日,中航機中緬航線今日正式通航,首次班機下午抵仰光。滬新聞記者團一行五人(計有中央社童樂山、中央日報許桂強、大公報周榆瑞、新聞報趙世洵、申報袁文中)隨機來緬。
新舊中國給華僑帶來的困擾
「大事記」以文字記述,我國古代凡記事文字都稱「史」,記錄下來的材料就是「史料」。緬甸華僑的大事記,就是華人在緬甸的歷史彙編,具有史料的價值。
上世紀的中國有天翻地覆的變化,華僑在緬甸的處境與遭遇,在「緬華大事記」裡有當時情況的實錄,包括推翻滿清時期「保皇」與「革命」人士之鬥爭,抗日年代中的「漢奸」陰影,以及國共內戰時的「進步」與「反動」的衝突,尤其上世紀五0年代前後,緬華社會左右兩派華人爭產爭校爭權,一直就不安靜。在《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裡,有一則1949年十月十日記事,道出緬甸華僑在中華民國政府撤退台灣,中國共產黨在北京建立政權時之徬徨困擾,這則記事這樣記述:
1949年十月十日:「雙十節」,仰光華僑在祖國新舊政府過渡時期,慶祝國慶之情況如次:
一、國民黨駐緬總支部於上午十時在部內開慶祝會。
二、學生聯合會等三十僑團於下午二時在市政廳舉行遊藝會。
三、我國駐緬大使館於下午五時在館內舉行園遊會。
(查本屆雙十節之前二十天,適中共在北平召開政協會議,據本市華僑民主人士之推測,新政府有在雙十節成立之可能,即發動籌慶雙十節,規定是日在白塔公園集會,晚間在市政廳舉行遊藝會等程序,僑團以事關國慶,多照例報名參加。迨九月三十日電訊載稿,政協會通過擇都北京,並制定國旗、國歌及選出中央人民政府正副主席等,國慶籌備會職員益感興奮,即通告雙十節須掛五星紅旗,接著大使館與國民黨總支部亦通告雙十節須掛青天白日旗為對抗,引起華僑議論紛紛,莫衷一是。終以新政府未經當地政府承認,與國民政府大使未離任前,暫勿懸掛新旗為宜,僑團先後刊報退出參加慶祝會,但會期日益迫近,糾紛情緒日益緊張,正在難以解決之際,十月八日又傳來消息兩則,一則是中共將另訂國慶日,不以雙十節為國慶,一則是本市警廳為避免意外起見,收回批准在白塔公園集會之許可證,這樣一來,緊張情緒為之輕鬆過半,是日僑胞除全部休業,分別參加上述三處集會外,多閒遊華區,以升旗問題為談話之資料,惟興商總會所升之五星旗到下午被暴徒登樓扯擲樓下,該會負責人即將情形投報警局究辦。)
這則記事,多了記事者的說明,嚴格說來是不符合大事記寫作規範,但若沒有引號內的說明,後人很難瞭解左派華僑如何迫不及待歡迎新中國政府!
再看兩則記事:
1949年8月27日,孔子誕辰及教師節紀念日。(查本屆係孔氏出生二千五百週年紀念日,雖屬難逢可貴,奈新民主人士立斥為封建餘孽,不宜尊為萬世師表,致使本屆紀念會仰光分為三地舉行)。
1950年6月6日,本屆教師節又恢復為「六六」舉行,仰光市華僑今日慶祝教師節,由教聯、學聯分別開會,表示互勉與尊師各有意義。
這兩則是《緬華四十年大事記》裡的記事。《緬華四十年大事記》是幾種「緬華大事記」中的一種。從所記事由,就可瞭解到1949年的緬甸華人社會裡的黨派瓜葛,立場鮮明。
1932 年,政府接受大學提議,認定六月六日為教師節。1939年教育部改定史書記載的孔子誕辰日八月廿七日為教師節。後來又經專家考證,將孔子陰曆生日八月廿七日換算成陽曆的九月廿八日, 1952 年由行政院提請總統明令孔子誕辰暨教師節為九月廿八日。由這則兩事記事也可看出,原來緬華社會很早就有人「批孔」了,以「封建餘孽,不宜尊為萬世師表」,只要慶祝教師節,不紀念孔子誕辰。如果沒有「大事記」記事留存,早年緬甸華僑社會政治文教動態與瓜葛,就不易為人所知。
意識型態影響大事記述
大事記是「史料」,但記事者並不是史學家,他是歷史的敘說者,應該堅持實事求是的寫作態度,只記不議,不作任何主觀評議,不流露任何褒貶之情感色彩,不濫用誇張言辭。很遺憾的,在「緬華大事記」裡,因記事者的意識型態,有些事件的記述不客觀,不得體,用字刻薄,由這則記事可見:
1952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紀念日」,潛伏在緬華社會各地的殘餘蔣匪,眼見「十一」國慶之熱烈情緒,心有不甘,四出滋事,連日發生毆打案件共十九起,原定今日舉行雙十國慶,假市廳開會及遊行,警方恐防害治安,前日發出禁令,不准在市廳開會、遊行及舉廢旗、喊口號,違者決予嚴厲制裁,今日將加派武裝警察巡邏華區,以防宵小變動。
這則大事記,出現於《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是由陳孝奇先生收集的。《緬華百年史話》編者馮勵冬先生曾批評陳孝奇的大事記述「表述語言和處處只突顯蔣黨在緬華中的活動記載,與緬華活動的歷史真跡實錄不盡一致」,有「錯誤觀點和史實謬誤」,1952年十月十日的記述文字就教人納悶是否陳孝奇先生手筆。
現有的幾種「緬華大事記」,除徐贊周的《緬甸華僑革命史(1901-1912)》屬個人親歷專著,其餘多以報紙報導資料為主;有的符合大事記寫作規範,可也有意識型態偏頗的,更不乏有漏掉大事,要事的。各種大事記由於經過多人手筆,有的原稿遭刪改的不少,敘述文字是否出自原記事者之手,很難考證。
「緬華大事記」資料之主要來源是報紙。1936年六月,興商總會成立25週年籌辦慶典,出版《興商總會二十五週年紀念特刊》,刊載從二十五年的舊報摘編的〈緬華二十五年大事記〉,就是從民國二年(1913)開始每月裝訂成一冊的《覺民日報》逐頁翻找資料記述的。上世紀六○年代,最後一位整理大事記的,是緬華作家黃綽卿,也是找報紙資料彙整的。1966年一月,中文報紙停刊之後,他就在資料室積滿灰塵的舊報紙堆中,找尋十五年來每月的合訂本,進行1951年至1966年「緬華大事記」的選輯,可是這十五年的合訂本,幾乎已缺少四分之一,再翻閱甚少部分的其它各報,才輯成殘缺不全的「緬華大事記」。
黃綽卿的《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所記述的大事,關於1962年3月2日的軍事政變以及日後的換鈔、報紙停刊及「國有化」政策的執行,都漏列了。對於上世紀六○年代離開緬甸的華僑來說,這幾件大事幾乎有「近距離」的密切,記憶猶新,竟會沒有記述!
1962年3月2日,尼溫將軍發動政變接管政權:據說當天晚上,吳努總理在觀賞中國實驗芭蕾舞劇團演出時被當場請出。黃綽卿的《緬華大事記》1962年三月只有四則記事,沒有三月二日記事,而三月三日記事:「中國實驗芭蕾舞劇團昨作訪緬最後一場演出,奈溫主席到場觀看,該團在仰演出十九場,觀眾六萬餘人」。此則記事應是取自三月四日的報導而出現「昨」字。(《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僅摘取四則記事中的三月一日、三月三日兩則。)
沒有單獨出版的《緬華大事記》
《緬華大事記》尚未見單行本,都是在馮勵冬先生編著出版的《緬華百年史話》書中以附錄資料面世。目前能見到的「大事記」計有:
一、《緬甸華僑革命史(1901~1912)》
  徐贊周撰寫。記述1901至1912年緬華參加反清革命活動事跡。記事分三時期(一)革命思想,(二)革命實行,(三)革命成功。(《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319-340)
徐贊周先生(1873~1933)福建廈門人,18歲來到緬甸經營土產,事業有成後積極辦學辦報,後加入同盟會,及發起成立緬甸華僑興商公司,後改為緬甸華僑興商總會,團結華商,支持祖國革命。武昌起義後,任緬甸華僑同盟會參謀部部長,籌餉局局長。一個月內,在廣大僑胞中募得捐款10萬緬盾直接寄往革命軍政府。民國政府成立後,臨時大總統頒給他旌義狀。他著有《緬甸中國同盟會革命史》等書,1929年病逝仰光。
二、《緬甸華僑興商總會會務紀要搞錄(1911~1936)》
  原刊載在「興商」成立二十五周年紀念特刊裡的資料。興商總會是徐贊周等人發起緊接著同盟會活動的緬華工會組織,幾十年中舉凡支援革命、籌款救災、抗日救國、捐資助學,無不都由興商總會帶頭發動。(《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341-354)
三、《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
  這四十年大事記刊載於「興商」四十週年紀念特刊,其中前二十五年的大事記是與〈興商總會會務紀要(1911~1936)〉一起刊在25周年特刊裡。後來經陳孝奇先生精心繼續彙集剪報資料十五年合編整理成這四十年大事記。(《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355-497)。
四、《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
  這是連接四十年大事記後的九年尚未刊載的資料存稿(不知何故此篇缺了1959年記事),也是由陳孝奇先生收集,保存在徐四民(徐贊周之子)先生處。(《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498-575)。
陳孝奇先生,福建福州人,上世紀二十年代從福建來緬甸後在教育界服務,很快與緬甸華僑融洽相處。不久加入中國國民黨,與僑界熱烈支持國民政府北伐與抗日戰爭,抗戰勝利後積極參與華僑社團服務工作,特別是熱心搜集、整理緬甸華僑社會各項活動史料。他創立緬甸華僑服務社,在服務社社長任內,編纂出版《仰光華僑社團商號目錄》、《緬甸華僑僑運年刊》。在當年國家變局中,他依舊努力不懈,保持長期搜集、整理史料,繳出《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與《緬華「大事記」續編1951-1959》兩冊成果。
五、《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
黃綽卿撰,(《緬華百年史話》附錄資料p576-586)。
六、《緬華大事年表1950~1966
黃綽卿撰,收錄於《黃綽卿詩文選(p727~764)》。《緬華百年史話》以《緬華「大事記」再續編(1962~1966)》摘要附錄。
黃綽卿先生,生於一九一一年, 僑居緬甸五十餘年,畢生致力於華文報業。工作之餘,創作、翻譯了大量文章和作品。除了華文寫作,還精通緬甸文,將近代的緬甸小說、詩歌譯為中文,五○年代曾協助緬甸華文《生活週報》創刊和負責《南國畫報》編輯工作,對推動緬華文學發展貢獻多。他於一九六八年五十七歲攜眷回到他畢生為之奉獻的祖國定居,遇上文革動亂,耳聞目睹的祖國非他所嚮往而悵惘病倒,在武漢還遭紅衛兵誣為「外國特務」,幾次被抄家,精神肉體均受到嚴重打擊,由於得不到應有的治療,一九七二年一月六十一歲逝世。
七、《中華民國三十七年緬華大事輯要》
收錄於緬甸華僑服務社編印的,《三十八年度緬甸華僑僑運年刊(1948~1949)》。也併入《緬華四十年大事記(1911-1950)》內。
八、《緬甸華商商會世紀華誕紀念特刊1909-2009
緬甸華商商會慶祝創立百年出版,有「本會近期大事記(2000年1月至2008年8月)」記述商會活動。
大事記的記述,方便後人查考研究。如果沒有人記下來,許多舊事將會完全湮沒,後世就再也無從查考,也不會有人再認真地談論起這些歷史舊事了。前人留下了華僑在緬甸近七十年的活動記事,值得慶幸,希望有人能繼續彙編整理1966年以後的緬甸華僑大事記。
(本文原刊<中華民國緬甸歸僑協會50週年特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08: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段春青 于 2015-12-22 06:02 编辑

   林先生好! 《 黄绰卿诗文选》 后页的早期的 缅华大事记,原来是 因是主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1 18: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回到緬甸,在緬甸華僑圖書館看到一本澳門緬華互助會2009年4月出版的《緬甸華僑五十年大事記》專著,我這篇《漫談緬華大事記》疏漏了,很抱歉。由於繼續搜集到若干資料,《漫談緬華大事記》將進行修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8-11-21 05: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