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3596|回复: 4
收起左侧

散文诗 《仰光庆福宫》(外一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5 14: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枫 于 2015-9-5 14:26 编辑

仰光庆福宫.jpg  

散文诗《仰光庆福宫》(外一章)
  仰光庆福宫,她立在仰光河滨街整整一百五十多年了。
一百五十多年来,她面对着波涛汹涌的伊江,看着一代又一代的华侨华人,从唐山漂泊到这个佛国他乡,保佑着他们。
不会忘记,庆福宫门口的那对石狮。
狮爸爸抱着绣球。狮妈妈带着小狮。口中都含有一颗石珠。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好一个全家福。
这对巧夺天工的石狮,是当年建寺时特地从唐山运来的。
童年时我们常常趁大人不注意,骑到他的背上,伸进小手去拨弄石狮口中珠子。石狮不愠不恼,始终咧口含笑,憨态可掬。
那年夏天的“6.26”,她目睹一群反华暴徒如何在仰光街头的光天化日之下,凶残地追杀我们的同胞,冲进宫前的院子,对石狮下了毒手,抢走石狮口中的珠子。
  今天,我这个华侨后代的“云游子”,虔诚地跪在你的面前祈福、祷告,心里油然想起诗人唐不遇四岁女儿的“第一祈祷词”:
  “菩萨,祝你身体健康。”
  ——继续保佑这里的华侨华人不受外人的欺侮。
《十七条街》
  十七条街,一条长长窄窄的小街,是我童年少年时的街。
  斑斑驳驳的童年少年梦,曾经写在这条长长窄窄的街上。
  而如今的十七条街,街道两边停满各种小汽车;商铺挂满缅文招牌;缅甸的流行音乐流淌在这条浑浊、凌乱、肮脏的街上。
  我记忆中灯光昏暗,地面凹凸不平的十七条街在哪里?
  我童年少年时的玩伴阿碰、阿庆、阿万在哪里?
  街上邻里相见时,温暖问候的闽南乡音在哪里?
每逢黄昏日落时,各家的母亲都会从楼上的阳台或窗户,伸出身子,喊着各家还在街上贪玩的儿子“阿碰、阿庆、阿万,回来吃饭了!”此起彼伏,声犹在耳......
  时光断裂,布满皱纹的岁月额头,已经留不住童年少年时的痕迹!
  种种的往事,已经在风中打散!
  时间是公平的,公平到无情。谁也逃不脱他的掌控。
  陪我一起故地重游的,是和我一样顶着一头白发的台湾老友林德基。
  六十五年前,我们同住在这条街上。他住在街头,我住在街尾。居然天天擦肩而过,无缘相识。
  五十年前,因为佛国的一场政治动荡,他去台湾,我回大陆。五年前,我们偶然在网上认识,由此神交,于是今年的今天,我们相约在这里相见。
  五十年间雁几声,相逢已是白头翁。
  2015年9月5日
  作于昆明文瑞书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6 20: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老,緬甸大選過後,如局勢平靜,我又要回去十七條街走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7 15: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德基 发表于 2015-9-6 20:05
林老,緬甸大選過後,如局勢平靜,我又要回去十七條街走走了

德基,真的羡慕你,几乎每年都能回去一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7 19: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老,我要回去看看年歲已高的母親,多陪陪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9 10: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父亲去世后,我经常后悔他生前没有回仰光多陪陪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8-9-26 06: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