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3377|回复: 5
收起左侧

《仰光江边祭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8 15: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枫 于 2015-8-28 18:07 编辑

仰光江边祭父.jpg
散文诗《仰光江边祭父》
文/林枫

    拎着装满乡愁礼品的行装,吟着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诗句,我从七彩云南匆匆飞到仰光。一下飞机,便一头扑向波光荡漾,江轮穿梭,鸥鸟鸣翔的仰光江边,喊一声:我来了!
伊江波心不荡,兀自不紧不慢地流着......
我一个人伫立在江边的一个浮动码头上,对眼前吵杂繁忙的来往人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呆呆地望着这个季节有点浑浊,打着一个个漩涡的江水。
四年前,父亲去世后,他的骨灰就洒在这条江里,不知如今他的灵魂漂泊到哪里?是否已经漂回唐山和长眠在那里的母亲会合?!

    父亲在世时,我每隔一两个月,都会从昆明打长途电话向老人家问安聊天。每次接到我的电话,他都很高兴,会中气十足地跟我说他如何和他那一辈的老人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日子过得悠哉悠哉。
然而,随着他那一辈老人的慢慢凋谢,他越来越寂寞。他电话里说话的声气也越来越低沉。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他最后一次接到我的电话时,临末,他用近乎恳求和埋怨的语气说,你也不回来看我。我心里一颤,忙回说,会的,会的,我会回来看您的。
父亲最后走得还是有点匆忙,以至于我来不及赶过去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他走那一年,九十五岁高龄,算是寿终正寝。
    临走前,他再三交代家人,火化、骨灰装进漂流瓶,放到伊江中,我要飘回唐山!
    人生的终点,都得化归尘土,碎为微尘。父亲于此,其实看得很开!
    佛说:微尘众,即非微尘众,是名微尘众。
    有位作家说:人生充满苦痛,我们有幸来过。
    这就够了!

    江中不时有随着过往江轮盘旋嘶鸣的海鸥。
    转觉间,我恍惚是一只昆明滇池的红嘴鸥,飞到这里时变成了伊江的白头鸥。
    父子两代,近百年的佛国岁月,在这里,不过是一声鸥鸣,一朵浪涌一样,转眼即逝,渺无踪迹......

作于农历乙未年(2015)
七月十五中元节
昆明文瑞书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8-28 17: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往前走,終點站還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28 18: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德基 发表于 2015-8-28 17:10
往前走,終點站還遠....。

问好德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9-23 03: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的终点在我们的心中。
我们不忘,就没有终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23 13: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段春青 发表于 2015-9-23 03:33
人生的终点在我们的心中。
我们不忘,就没有终点。

这话有哲理!深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30 17: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尘事,过了此刻,却成永恒。
但愿,回忆的能力,别太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8-7-16 07:0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