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4360|回复: 0
收起左侧

《吾祖楊昭固》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8 10: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仰索 于 2014-11-8 10:59 编辑

感谢缅华文学网提供提供的版位,《朱波谷痕》14篇在这里陆续刊载了一年半。在『楊昭固纪念基金』赞助下,其内容已经汇集重编,以《吾祖楊昭固》书名以汉、英双语出版,国际书号 978-981-09-35-6。我们已经准备赠送澳门缅华互助会,以及缅华文学网缅华历史版读者好友,以答谢你们的支持与鼓励。请提供邮寄地址。这里转载 《吾祖楊昭固》 书中引言:

==
三姐宜权在退休之后, 着手整理家庭相片, 加上文字解说,用了四年的时间写成一本自祖父母起, 父母親及她本人三代的回忆录,取名 《珠光剑影》。为寻找资料,她与姐夫回中国祖籍福建霞阳找到祖父当年创建的霞阳小学,更从霞阳禃德堂的乡亲中得到了更多祖父对家乡的貢献;再后来在互联网上还发現祖父曾经是缅甸仰光赫赫有名的侨领。《珠光剑影》在亲友中传阅,得到反馈,我们对祖父的认识其实流于表面,显得贫乏。于是开启了众姐妹深入追踪祖父事迹的旅行和工作。
祖父除了照片,没有留下其他文物。但是父亲在世时给我们兄弟姐妹说到祖父,总要提起一物: “实业司長”的匾额,和一“公司”:仰光植德堂会所。匾额一直挂在祖父的霞阳故居门框上;仰光,这个父母亲当年心悬的第二故乡,却不是每个姐妹都去过的地方。

2013年一月,宜惜、宜权、宜勤、宜瑾踏上了“缅甸仰光寻根之旅”。旅程是由在仰光的堂兄 Kyaw Wynn安排的;他和已在新加坡长住的堂妹 KyuKyu Wynn一路陪同。他们兄妹是三叔的儿女,在缅甸长大,受英文教育,对祖父华侨身份的事迹虽有兴趣但所知有限。

我们在仰光植德堂会見了几位杨氏族亲理事。植德堂的大厅,墙上挂的第一张相片,便是祖父。大厅入口门上,也挂了一面“实业司長”复制的匾额。另外一个厅里悬挂了家族排序字谱。仰光植德堂历经近九十年,尽管多年失修,神龛,祖龛,门联、匾额、瓷砖等的装潢都还保存的很好。植德堂里的這些族亲們多数只会说福建话,虽然提到祖父语气都充满敬意,他们跟祖父那时期毕竟也间隔了好几代理事,对祖父的事迹也只有听闻,会所旧时的刊物据说也被大火烧掉了,因此此行并没有知道更多祖父的故事。

从仰光去蒲甘和茵莱。在茵莱见到从未见过面的堂妹阿霜,她是大伯的女儿,识中文,能说普通话,但因为和我们年龄接近,所以也不比我们知道更多祖父的事。其实祖父1926年去世时,排行第二的父亲才二十岁,如今还在世的孙辈们都没见过祖父。

离开仰光的前一天,我们才发现了就在旅店对面的华侨图书馆。我们在陈孝奇先生编撰的《缅甸华侨五十年大事记》里好几个地方找到了祖父的名字,兴奋不已。叶克清馆长答应我们的要求,把书本借了出来影印。

就从这本书开始,我们回来新加坡之后,更认真地追踪祖父的伟大事迹。冯励冬先生的《缅华百年史话》,书里记录了比较详尽祖父那时期的缅华事件。Arnold Wright 的《缅甸印象》里几段特别介绍楊昭固的文字,让我们相信我们的确是“名人”后代。旅居新加坡的缅华年青诗人段春青介绍我上缅华文学网,通过缅华文学网(http://www.myanmarchineseliterature.com), 我也从澳门缅华互助会获得他们出版的几本刊物。新加坡国立大学在我退休之日,送来一张图书馆终身会员卡,让我得以继续免费享用大学丰富的资源。接下来的一年半的日子里,我一边挖掘,一边感动,一边写。

祖父是米商,“朱波”是中国古史里称呼缅甸的名字。我于是取《朱波谷痕》为题,自去年三月开始,把写成的文字一篇篇传到缅华文学网¬--缅华历史栏目上去;也同时以中、英文发表于个人“脸书”/ ”面簿” / Facebook,方便家人亲友阅读,交流讨论。

由于原始材料的严重缺乏,现有的相关事迹记载,都不是太个人的。写祖父的传记,只能从记载事件的背景深入一点了解,去挖掘前因后果。这样写成的故事,其实不太像个人传记。然而,这些故事还是深深地感动了我。不只是因为楊昭固是祖父,还因为楊昭固是霞阳人,还因为楊昭固走出霞阳,经新加坡,经槟城,选择了霞阳人集中的仰光;在那个乌云压天的大时代,执着霞阳人的淳朴和胆识,没有著述立说,却身体力行,做出了一桩桩社会事业。我看到所有故事串出来说的楊昭固,最后选择了仰光,却还是把精神回归了霞阳。

写祖父的故事用双语,不只是因为祖父的后辈许多不谙中文。祖父重视双语;就连仰光植德堂的碑文都用双语刻记。我们贯彻他的用心。

书里的中英名称的对译,能力范围内可考察到的都用上了,但多数还是自己意译的,这包括“实业司长”。缅甸方面的一些疑难,靠堂姐妹帮忙尽量解除。至于相关的一些数目字,年份,不同史料也有出入,只好用一点逻辑思维大胆判断引用。另外,书里的“杨”姓,一致用繁体“楊”,表示对祖父那个时代人的尊重。

感谢段春青女士最早的穿针引线,带我进入缅华网络。感谢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历史学者李轶博士,多亏她提供不少她自己收藏的缅华史料,还为此书写序,言真意切,给我们极大的鼓励。感谢《朱波谷痕》读者的反馈,在文字和文化知识上的交流,让我获益不浅。感谢霞阳植德堂、仰光植德堂总多宗亲,包括楊允然、楊升在两位老人,他们对祖父模糊、遥远但理因如此、由衷的敬爱,是我们出书的最大动力。感谢兄弟姐妹,包括堂兄弟姐妹的校正、补充和鼓励。

感谢大姐宜珍八、九月居新期间对全书的仔细批阅,篇章主题的组织建议,和添写部分内容。感谢三姐全力策划图照的选用和注释;她数十年来对家庭相簿的留恋和保护工作,促进了我们六个姐妹的向心力,自《珠光剑影》开始共同追思父母与祖先的精神遗产。感谢二姐宜惜和小妹宜璇一路的关注和支持。感谢外甥在百忙之中为书本设计封面。感谢小女林映给予英文文字的润饰。也特别感谢四姐宜勤校对了全书引用的年份,力求在不同的地方出现一致。
《珠光剑影》写祖父那部分,全凭三姐追记当年从父亲那儿听来的回忆,一些细节不是太肯定;已经知道的错误,希望这本《吾祖 楊昭固》都有纠正过来。

当然,这本书里出现的疏漏和偏失,只能归咎于本人的学浅才薄,敬请读者原谅与指正。

楊宜瑾 Yeo Gee Kin
新加坡  胡芙园  石蕉38
Email: yeogeekin@gmail.com
2014年10月12日

《吾祖楊昭固》目录

《吾祖楊昭固》目录

《吾祖楊昭固》封面

《吾祖楊昭固》封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9-10-17 11:5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