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3227|回复: 0
收起左侧

《朱波谷痕》其十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4 21: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仰索 于 2014-10-2 14:59 编辑

回顾祖父走过的岁月,自少年起从父经商,前二十几年在家乡和东南亚各商埠辗转发展业务;巩固了事业基础后,有感于自己受的正式教育太少,也体会到各地侨埠对实业人才的需求,更基于对乡亲子弟有一种培育的使命,青年时期不过26岁即创立了霞阳中西两等小学堂。从家乡办学校开始,他又到缅甸仰光介入当地的侨民教育,接办中华学堂,以乡侨两地学堂的发展联系人才,交互经验,配合和贯彻那个尖锐时代兴起的教育理念; 然后进一步领导华侨学务总会,统一侨校政策,架构校间合作并进的机制。另一方面,随着国家政治思潮的演变,积极参予侨社文化建设,包括办报以启迪民智,促进商会联合活动,协调祖乡、侨居地、以及各地侨埠的商务沟通和来往活动;他在壮年时期横跨商务、教育、报业三界,极具领袖风范,为祖国号召募捐运动、响应实业投资,为侨社报界扶难救危,为侨民教育集资建设。冯励冬先生在《缅华百年史话》里就说他是“在紧接辛亥后初期缅华社会活动中最活跃的人物”。然而也从这些经历,他对祖国政治失望,另一方面看到高万邦、曾妈庇、林振宗这些已经落户仰光二代、三代的缅华商人,可以一样照顾同胞、致力族群社会,却不必要为有所政治选择而困扰,更重要是能够在异乡安居乐业,更稳定地培养子女。祖父终于在1917年,毅然把全家大小移居仰光。

祖父有三个妻室,七个儿子,没有女儿。七个儿子中,只有三个亲生,即我们父亲章煌(字剑如)、三叔章景和四叔章毛,全出自元配邱水娘。大伯父章周,五叔章福、六叔章株、七叔章器,都是抱养的;其中七叔原姓邱,是祖母老家新垵村的亲系侄儿。父亲到仰光时,只有11岁,祖父把他和几个弟弟都送入仰光美以美教会学校受英文教育。

祖父在仰光郊区高解建起了庄园,安置三十多人的家属。庄园里有小戏院,有设置完善的厨房* ,还有理发室;据说是祖父不让孩子们随便外出,坚持在庄园里有这些设置。

江亢虎**在《江亢虎南游迴想记》第六篇《仰光》中记述:他居留十日期间,『屡扰侨胞盛宴』,其中祖父楊子贞在高解别墅设宴招待。文章描述别墅:『其林泉之美,园艺之精,建筑之雅,不让江浙名胜』。从这里的描述,还有植德堂、桐荫楼、景斐别墅,甚至中华学校校舍的装潢可以看出,祖父非常重视生活环境和建筑设计,特别对于各种装饰瓷砖的选用,华丽与坚实并重。

祖父也喜园艺***。原来桐荫楼边有一花园叫“培兰园”,园内有玉兰花、腊梅、桂花等。祖父还特好栽培水仙花。春时过年屋里园里必定有不少水仙花的盆景摆设,想象它们清香扑鼻、绮丽动人。

祖父既然忙于社会活动,可想平日起居饮食,哺育子女的琐事只好靠妻妾和仆佣。父亲和叔叔小时都各有乳母,从照片中看起来,乳母的衣饰打扮,不亚于祖母们,可见她们在家中获得的尊重。祖母有个陪嫁婢女,到老迈都还由父辈们照顾。我们的母亲是个孤女,到祖父家来本是个童养媳身份,却一样如亲生女儿般受到祖父母呵护长大。

祖父想必太过于热心社会公益,对于自己的生意管理疏于一时。就在社会事业巅峰时期,仅仅在他汲汲建设的植德堂大楼启用不到一年,赫然发现集茂公司财库亏空,经济顿时陷入困境。祖父刺激病倒,1926年4月6日郁郁而终。



* 这个厨房培养了祖父儿子们厨艺。堂妹TuTu说三叔对他们说这个厨房教了他好多煮食的知识,职业为会计师,却时常下厨煮给孩子们吃;味道之美,堂妹至今不忘。我们小时候,父亲也常做蛋糕给我们吃,还常买烤焙的食谱专研。
**江亢虎(1883-1954) 是中国早期社会主义思想传播者,中国社会党创始人
***祖父的这些爱好,都遗传了儿子。父亲和三叔都爱摄影,两个兄弟分居新加坡和仰光,来往信件里时常都附上个自的家庭生活照片。父亲和三叔也都爱种植花草。父亲晚年兴趣培植胡姬花,自己配种,还因新花种得奖数次。三叔兴趣种植玫瑰和菊花,参加花赛;也在自家花园里种各种果树,如芒果、菠萝蜜、林檎和香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9-11-17 06: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