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4037|回复: 0
收起左侧

“楊阿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7 12: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仰索 于 2014-7-20 17:22 编辑

祖父名昭固,字子贞。这是我们姐妹从小就知道的。但是他的另一个称号,却是到祖乡霞阳看到那个“实业司长”的牌匾上书“楊奠安立”,三姐问过住鼓浪屿的堂弟阿强,我们才知道祖父还有那么一个号:奠安。

想必祖父在不同的场合用不同的名字。记录有关祖父事迹的,都是后辈,都跟着事件写,没有着重个别人物,也就没有追究字、号。冯励冬先生的《缅华百年》写的只有“楊子贞”。陈孝奇先生《缅华四/五十年大事记》写的也多是“楊子贞”,只有记载新建植德堂开幕时写“楊昭固”,没有说明那就是“楊子贞”。陈先生不知道,不能怪他。其他散落的文章,也都跟着主题事件,办报办学,写“楊子贞”;乡史村志,写“楊昭固”,但是提起民国初承办漳龙铁路的,都记“缅侨楊奠安”。

用这三个名字做线索,祖父的事迹也就越串越大。一天四姐说:“嘢,原来我们是名人后代!”

祖父的英文名字,就出现在 Arnold Wright 的《缅甸印象》里。“Yeo Cheow Kaw” 当为“楊昭固”,“Yeo Soo Seng”当为 “楊子贞”。缅甸人 U Thaw Kaung 用英文写过一段缅华和槟城的关系;写曾妈庇,用对了曾的英文名字:Chan Ma Phee。写庄银安用的是庄的汉语拼音名字,写庄银安时提起 Yang Zhi Zen -- 哦, “楊子贞”也按汉语拼音称呼了。

大概可以这么说:写二十世纪初缅华史的,不认识“楊昭固”;霞阳故人,不熟悉 “楊子贞”;而用了不同名字从事不同活动的祖父,在逐事记载中给人的印象便没有那么深刻。这个的反道理或许比较容易理解,看看近代华侨史,华侨事业处处都有陈嘉庚,因为这个名字太响亮了,不容许被忽略;一组人中有陈嘉庚,则必提陈嘉庚。孙谦先生的《清代华侨与闽粤社会变迁》一书第94页里,表列侨办乡校,有霞阳小学,创办人却不是“楊昭固”。(孙先生表中霞阳小学的所在地是“同安杏林”,也很奇怪。)

霞阳老人楊允然,曾经就霞阳小学一度要写校史不提“楊昭固”大为愤慨。

霞阳老人管祖父叫“楊阿固”。

新加坡与海峡年鉴 1895、1896年两度记载 Synagogue Street 注用商号是 Yeo Oh Kaw; 1897年换了 Yeo Heng Moh;到了1898年起才换了 Yeo Chip Moh。“集茂”确认是祖父知名的商号。那么, Yeo Oh Kaw 和 Yeo Heng Moh 会是祖父在集茂之前尝试创办的公司吗?-- 有这个可能,但目前还没有答案。

《缅甸印象》里,祖父还有另一个英文名字:Yeo Koe Tong。中文是什么,也还没有答案。

“楊阿固”,是昵称。厦门活唸,“固”不发普通话如“固”的第4声,而是发如“古”的第 3声;“楊阿固”顺序就是2声、(特别亮的)1 声、和 3 声 的 “Yeo Ah Gaw",厦门活唸,特别动听。一百多年前,霞阳人就这么叫祖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9-11-17 05: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