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最近看过此主题的会员

查看: 3560|回复: 0
收起左侧

《朱波谷痕》其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16 15: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仰索 于 2014-7-25 11:47 编辑

侨居地的植德堂除了作为宗亲氏族的联络站,逢节庆如农历新年或使头公诞辰主持祭拜和聚餐,颁发扶助金、奖学金,以及照顾霞阳来的新客,提供觅职、住宿等各种协助之外,也汇款赞助家乡的植德堂。根据霞阳植德堂理事楊允定的叙述 [1]:

“民国初,每月仰光植德堂、槟城植德堂各汇款白银一千元共二千元,用于霞阳植德小学经费、社里防盗防偷建有三座枪楼联防巡更人员每月补贴、扶贫济困及寡妇每月补助金、社里夜间路灯照明及村里垃圾专人运送及其他事务。”

仰光植德堂通过霞阳植德堂支持家乡的公益事业,祖父1926年逝世后好多年还继续着。一直到日战时期,仰光植德堂早期的置业遭到严重破坏;日常经济来源因此大大折损,后来再也无法汇款回家乡,不过目前仍与霞阳植德堂保持联系。

祖父一直惦念着家乡的落后和贫困。

继承父业,祖父进一步发迹后,便致力于家乡的公益事。时方26岁,他便创办霞阳中西两等小学堂,置地建舍,自任校主,办学经费全部自己负责;又引进专业训练,劝学劝业,奖勤励进,据说民国初年,还亲自带领霞阳学生赴北京考清华学堂*,不放过争取学生出国深造的机会。积极培养后辈之外,他也兹兹不忘乡里大部分的贫苦人家,利用他航运大米的船只,直接接济他们。

2009/2010年出版的杏滨街道志中的人物篇章里,有这么一段写祖父的文字 [2]:
“杨昭固在事业取得成功的同时也不忘回馈乡里,扶贫助寡。持续了很久一段时间,他每年都分期用大轮船从缅甸运载大米分发给霞阳各家各户,对于贫苦和孤寡户,则是每月固定分发1包米、2块大洋。”

19世纪末、20世纪初,福建沿海一带自然灾患不断,风灾、水灾、旱灾、地震、鼠疫、霍乱等等,往往一波未定,另波又起 [3] 。满清政府自从鸦片战争之后,几个不平等条约签下,财经亏损,为振强搞洋务运动,百日维新之后,又实行新政,种种如扩充军需,兴建铁路,发展资本企业等等措施,都需要填补日益空虚的国库,只好连连向海外华侨发动募股、赈捐,而以颁授官爵职衔作为奖赏;各地稍微富裕的华侨本来就急公好义,心中也都盼望国家复兴,便也纷纷踊跃响应。

《缅甸印象》里记载祖父当时(1910年之前)已是道台一名 [4]; 祖父既是年青就乐善好施,这种传统观念上光宗耀祖的身份,也能增进确认其社会领导地位 [5] ,有理由相信他就是在这段时候纳的官;同时期,在新加坡中华商务总会的组成人员几乎都有清政府所颁发的官衔 [6]。捐纳制度下的道员或道台,大部分都是虚衔,没有职务,不过可以穿戴官帽、长袍、腰带等。祖父留下一张穿着顶戴花翎、补服朝珠的照片。有说这不一定是他道台赐穿的官服,但看照片中的他,风姿英爽,不超过三十岁的相貌,正符合这里写 的年龄。

[1] 楊允定:杨氏植德堂的由来、海外宗亲热爱家乡及植德堂的工作,2007年
[2] 杏滨街道志(2009/2010年)第 351 页
[3] 杏滨街道志(2009/2010年)第 367-368 页
[4] Twentieth century impressions of Burma : its history, people, commerce, industries, and resources by Wright, Arnold (1910)
[5]  黄建淳:《晚清新马华侨对国家认同之研究 -- 以赈捐、投资封爵为例》,中华民国海外华人研究学会丛书第一种,1993
[6] 蔡佩蓉:《淸季驻新加坡领事之探讨, 1877-1911》,第148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9-11-17 05: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