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华文文学协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639|回复: 3
收起左侧

《朱波谷痕》开场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17 12: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首先感谢缅华文学网给我这个空间。

我非缅华,不过祖父曾为缅甸米商。父母亲在仰光度过一段少年时光,后来到了新加坡落户。我们家兄弟姐妹大半在新加坡出生长大。

祖父早逝,在我们家中也只留下一些照片,没有文字。《朱波谷痕》只能是追踪他事迹的初步探讨,我希望借着这个平台,可以和大家交流,得到批评、改错和指导,以便塑造更加完整的祖父形象。这里下面这段文字,就作为发表《朱波谷痕》的开场白吧!

=======
三姐在退休以后, 就着手编辑家庭相片, 化了她近四年的时间, 终于完成了一本自祖父母起, 父母親及她本人三代的回忆录,取名 “珠光剑影”。为了更多了解祖父母的生平事迹, 她与姐夫回中国祖籍福建霞阳寻找資料, 了解了更多祖父对家乡的貢献: 祖父多年来以他的财力扶貧济困, 創建学堂, 贊助乡民子弟出国深造等等。 就因为祖父的這些功德声望, 在民国初期曾经受正在施行新政的袁世凱大总统颁赐 “实业司長” 的名衔, 以示褒奖。 祖父以这四字做了个匾额挂在祖家的大门门框上。不仅如此, 三姐后來更在互联网上发現祖父还曾经是缅甸仰光赫赫有名的侨领。

霞阳德卿公杨氏家族在仰光建立有宗亲会组织 “植德堂”, 以便团结乡亲, 促进友谊及举行公祭祖宗, 岁末团拜之用。 祖父在宗亲会里, 倾心尽力于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 担任“正大董”期间,重金购置海滨街一栋大楼,作为“植德堂”永久会所。

家乡“实业司長”的匾额和仰光“植德堂”会所,一直是父亲在世时给我们兄弟姐妹津津乐道有关祖父的两件事。

三姐开始了对祖父追忆的同时,姐妹也相继地从工作岗位退下,便兴起了对祖辈更积极寻踪的兴趣。今年一月,我們四姐妹踏上了“缅甸仰光寻根之旅”。

旅程是由在仰光的堂兄弟安排的;他和已在新加坡长住的堂妹一路陪同。他们兄妹是三叔的子女,虽然一向和我们比较亲近,因为他们在缅甸长大,受英文教育,对祖父华侨身份的事迹虽有兴趣但所知有限。

到仰光的第二天,我们在“植德堂” 会見了几位杨氏族亲理事。我們表明了身份之后, 他們很驚訝我們的到来, 表示了無限的欢迎。“植德堂”的大厅,墙上挂的第一张相片,便是祖父。大厅入口门上,也挂了一面“实业司長”复制的匾额。另外一个厅里悬挂了家族排序名谱。仰光“植德堂”里的這些族亲們虽然年纪與我們相仿, 但按着辈份, 他们好几位都还要叫我們 : 姑婆,姑婆祖,姑婆祖祖。

“植德堂”里的這些族亲們多数只会说福建话,自祖父那时下来也经历了好几代理事,对祖父的事迹也只有听闻,会所旧时的刊物据说也被大火烧掉了,因此他们也不能提供我们多一些祖父的故事。

后来几天,我们到蒲甘,到茵莱玩。在茵莱见到从未见面的堂姐妹,她是大伯父留在缅甸唯一的孩子了。她会说福建话和普通话,因为和我们年龄接近,所以也不比我们知道更多祖父的事。

其实祖父1926年去世时,排行第二的父亲才二十岁,还在世的孙辈们应该都没见过祖父。

一直到要离开仰光的前一天,我们才发现了就在旅店对面的图书馆。这就是3月19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四方八面》段春青介绍的仰光华侨图书馆。

我们在陈孝奇先生编撰的《缅甸华侨五十年大事记》里好几个地方找到了祖父的名字,兴奋不已。叶克清馆长答应我们的要求,把书本借了出来影印,第二天才由堂兄弟退还。

就从这本书开始,我们回来新加坡之后,更认真地追踪祖父的伟大事迹。

祖父杨昭固,字子贞,“实业司長”匾额上用的是他的号:奠安。《大事记》里在不同地方用了他不同的名字;不知道的人读了也就不知道是同一个人。这还是我们【寻根】过程中比较简单的困难。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17 17:5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文友發表新日記了,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17 20:4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缅华先贤致敬!缅华先贤们爱国爱乡的事迹和精神永远感动和激励着我们!!

敬礼3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18 07: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緬甸有不少往事值得一書再書.您是其中之一將塵封的往事重現於世!向您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缅甸华文文学协会网》  

GMT+8, 2019-7-17 07: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